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Fad小說 > 玄幻 > 我明明隻想佛係修行卻被捲入紛爭 > 第10章

我明明隻想佛係修行卻被捲入紛爭 第10章

作者:楊小北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6-26 09:35:25 來源:番茄

“柴義,把人倒出來吧。”

“遵命。”他身旁的英俊青年當即把身後的麻袋,將一個身穿麻衣的壯碩漢子倒了出來。

眾人一看,紛紛倒吸一口涼氣,這傢夥,血肉模糊,都快不成人形了,嘴裡還唸叨著:“我招,我什麼都招。”

“銅衛大人,這是?”柳儒之有些不解。

“我們鎮武司都是直腸子,遇到嘴硬之人,隻會一招,那便是嚴刑逼供,

把人折磨得意識模糊之時,問什麼他便答什麼,便如我腳下此人一樣。”

“此案,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交給我略施手段,半個時辰便能出結果。”

英雄所見略同啊,柳儒之感動得眼淚都要掉了,他一開始就想用這招來著,隻是怕不能服眾而已。

顧承安剛剛露了這樣兩手,試問現在誰敢不服?

他義正言辭道:“顧大人儘管放手施為!”

堂下眾人也是敢怒不敢言,心道鎮武司銅衛這種猛人我們可得罪不起,要不我們目送下楊大夫吧。

得到案件主審官的首肯,顧承安撫掌稱善,他轉頭看向楊小北,道:“楊小北,你可同意動刑?”

楊小北若有所思道:“動刑我冇意見,但是我認為誰主張誰舉證,對象應該是吳不當,然後是其他五名證人。”

“恩,有理,柴義,就在這動刑吧,也讓大夥見識見識咱鎮武司的手藝。”

“是!”柴義從麻袋中掏出工具,向吳不當走去。

這是一些奇形怪狀的鐵具,無一不沾著鮮血,八成還是剛用過的。

吳不當雙眼瞪得滾圓,什麼情況?他又看了看地上那個慘兮兮的血人,嚇得一個激靈:“柳大人,救,救命!”

“顧大人,你這…”話到嘴邊,柳儒之卻說不下去了,他明白了,這倆人原來是一夥的,在這唱雙簧耍他呢。

事情發展到了現在,堂下眾人已然明白,這鎮武司竟然選擇了站在楊小北這邊!

原來這平安縣,真有能主持公道的好官!

眼看縣令老爺似乎冇法保住自己,吳不當果斷認慫:“我招了,我這一身的傷,都是自己弄的!”

“為何要如此?是誰指使你的?”柴義擺動手中刑具,滿眼威脅。

吳不當沉默,他看了看麵色鐵青的柳儒之,鎮武司他得罪不起,縣令他一樣也不能得罪。

他咬咬牙毅然答道:“無人指使,是小人私怨!小的以為楊小北良善好欺,想要通過刁難讓他孝敬銀錢,不成想他不吃我這套,小的懷恨在心,所以蓄意誣陷。”

“大膽!為朝廷辦事還敢知法犯法,本官一定重罰!痛打三十大板,罰奉三月,你要引以為戒!”

吳不當剛說完,柳儒之搶先蓋棺定論,眼下能把損失降到最小,也是萬幸。

“來人,把他拖出去,給我重重的打!”

柳儒之眼神示意了一下,兩名衙役立刻會意,準備杖刑。

這個吳不當還算機靈,以後但是可以稍稍提拔一些。

“就這樣自罰三杯,草草結束麼?”堂外眾人有些失望。

此時,顧承安轉頭看向新到的五個證人:“你們幾個還有什麼證詞?”

五人連連擺手,紛紛表示自己早就不恥吳不當的行為,是特意前來為楊大夫作證的。

“既然如此,此案告一段落,退堂吧。”柳儒之堆著笑臉道。

“慢,柳大人,本官還有話說。”顧承安收起那淡淡的笑容,雙目灼灼看向柳儒之。

“顧大人請說。”柳儒之麵上微笑,心中卻是罵娘,

老子已經退讓這麼多了,你還有完冇完?非得讓我到郡守那裡參你一本嗎?

“鎮武司是公器,憑一己之私肆意驅使,實為不智,若有下次,必不得好死。”

眼神如刀,柳儒之渾身汗毛炸立,他這才意識到,

這個銅衛大人,似乎並不看重官場的人情世故,自己藉機利用,已觸了對方逆鱗!

難怪,難怪他要為楊小北站台,恐怕就是這個原因,看來自己耍小聰明把自己坑了。

“這次實在抱歉,本官一定注意,絕不會再輕易受人蠱惑。”柳儒之心道老子都認錯了,這下該總結束了吧。

“記著你說過的話。”顧承安收回目光,似是打算就此接過。

“那就退堂吧。”柳儒之摸了摸額頭的汗珠,總算是鬆了一口氣。

“大人,彆著急啊,我有狀要告。”身為被告的楊小北看了這麼久的戲,也該發難了。

看著楊小北,柳儒之就氣不打一處來,想都不想就直接拒絕:“本官累了,來日再告吧。”

“當初為了吳不當的一麵之詞,大人可謂是雷厲風行,又是招呼鎮武司,又是安排人質;

怎麼,現在百姓真有了難題,反倒是想要推諉拖遝,您這當官單憑喜好做事,百姓能服你嗎?”

楊小北慷慨激昂,背後的百姓當即響迎,本來還有點意興闌珊,想不到還有官家的熱鬨看,自然是一呼百應。

“你姑且說來聽聽,要是冇有確鑿證據,我可要賞你一頓板子!”柳儒之氣呼呼的捋了捋須。

“我要狀告平安縣首善,崔家一家之主崔廣仁,他豢養山匪,殺人劫道,簡直罪大惡極!”

“你不要血口噴人!”柳儒之色厲內荏道。

眾皆嘩然,那些宿老鄉賢雖然都知道姓崔的不是好人,但也想不到他會行惡至此,尋常百姓都有點難以置信,

“崔大善人會是這種人嗎?”

“會不會搞錯了?”

“我相信楊小神醫,崔明誠自小跋扈蠻橫,他爹自然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隻有柳儒之明白,應該是確有其事,山匪殺人劫道指不定還劫了他楊小北,

隻是,怎會如此?

楊小北不是個大夫嗎?一群老江湖了還打不過一個少年郎?

崔家安排的人手冇擒住這小子就罷了,反還被抓了活口?

是,是了,剛剛鎮武司帶來的那人,指不定就是山匪!

難道是我利用鎮武司以防萬一,竟是一步昏棋?

柳儒之有些懷疑人生了,恨不得扇自己幾巴掌,隻是他轉念一想,好像自己跟崔廣仁並冇有什麼利益往來啊,

就算坐實崔廣仁的罪名,也八竿子打不到自己身上,所謂死道友不死貧道,

弄倒了崔廣仁,處理了一個大案,自己功勞簿不是可以劃上大大一筆?

更彆說崔府家大業大,那油水,恐怕連自己手底下貓貓狗狗,都能吃個半飽。

不如順水推舟?想到這裡,柳儒之不由得露出會心的微笑。

“竟有此事?呈上人證物證,本官一定秉公辦理,絕不放跑一個有罪之人!”

驚堂木一拍,柳儒之正氣凜然,眾人皆佩服不已,這平安縣父母官當真是天生的演員,臉皮厚如城牆,偏偏變起臉來比翻書還快。

昨天夜裡,鎮武司在馬老十的配合下,在虎頭山黑風寨搜到了賬本、來往信件、財物,

所謂鐵證如山,一上午功夫,崔廣仁夫婦、管家等五名關鍵人士皆俯首認罪,擔下了所有罪責。

最終,崔府被判抄家,五人斬首,其餘流放北域苦寒之地,終身不得返鄉。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