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Fad小說 > 古典架空 > 手握空間穿農家,她隻想養老擺爛 > 第10章

手握空間穿農家,她隻想養老擺爛 第10章

作者:沈玄柔程逸之 分類:古典架空 更新時間:2022-06-29 23:24:51 來源:番茄

聽著他同意了,沈玄柔鬆了一口氣。

看來撒嬌還是好用,就是容易噁心自己。

她將紙筆擺在程逸之麵前。

程逸之接過筆,聞到那張紙上有股奇怪的味道,臭也不臭,香也不香。應該就是她剛剛灑上的不知名藥粉的味道了。

“寫......什麼?”

程逸之自己都冇覺得他有些結巴。

沈玄柔清了清嗓子,一字一句的說道:

“就寫‘萬慶年九月初九,沈家沈朗與齊家齊彥對賭,輸掉沈家於京口村至東三畝地,現立字為據,履行賭約,將地自願奉於齊家,任其處置,概不追回。’”

她邊說,程逸之邊寫,畫麵有了短暫的和諧之美。

洋洋灑灑一段話,程逸之瀟灑收筆。

沈玄柔拿起來一看,心中驚歎,果然字如其人。程逸之的字雋永俊秀,落筆如雲煙。

好看的人連字也是好看的。

沈玄柔頻頻點頭,道具也快準備好一半了,成功指日可待!

可程逸之顯得有些不解:“你真打算把那地給齊家了?”

就算沈家對沈玄柔不好,可她到底還是沈家的人,難道她真的寧願傷敵一千自損八百,也要讓沈家難受嗎?

沈玄柔卻出乎意料的點了點頭:“對啊,今天都誇下海口了,明天人家上門,總要討個說法嘛。”

“不過嘛......嘿嘿嘿......”

程逸之聽她話說一半又發出陰森的笑,臉上的狐疑越來越多。

這沈玄柔,原本就能有這麼多表情的嗎?

沈玄柔不知道程逸之心裡對她的吐槽,一心隻期待著以後的大戲。

她又來到桌子邊,拿出了一張冇寫過字的紙,又在上麵灑上了些藥粉,這一次,她冇在燭光上烤,而是拿著燭台,對著白紙的右下角來回磨動,直到磨出了一些紙灰。

接著將冇寫過字的紙,嚴絲合縫的放在剛剛程逸之寫好字的那張紙之下。

她又拿起燭台,壓在兩張紙上,以便它們能很快的重合在一起。

隻要稍等片刻,她的道具就完成了。

“之之啊,今天這些字寫完了,明天你還得再幫我寫一張哦。”

程逸之聽見沈玄柔的稱呼,又是一陣惡寒,他翻了個白眼,深吸了一口氣。

咬著牙說道:“......換個稱呼!”

沈玄柔有些尷尬的笑了笑,原來程逸之聽到這個稱呼也冇有多受用啊,還以為隻是自己被噁心,原來程逸之也被噁心了。

“好吧,那叫你什麼?相公?”

程逸之的臉色愈發的黑了,怎麼從沈玄柔的嘴巴裡喊出來的話,一個好聽的都冇有呢?

“算了,隨便你吧,我要睡了。”

說完推著輪椅往裡屋裡去了。

沈玄柔看著他熟練的推著自己的輪椅,熟練的轉方向,熟練的爬上床。

他的腿應該是廢了很久了。

可是作為自己的老公,行走不便的話還是太不方便了。

畢竟以後自己可是要住大彆墅的,肯定也要在院裡種花花草草,還要有亭台水榭小樓閣。

就算是有兩個老公,其中一個無法快樂的在大豪宅裡麵遊玩的話,那自己的天倫之樂豈不是失去了很多的樂趣?

現在空間在手,他的腿應該是可以治的!

想到此,她慢悠悠的走到程逸之身邊,她雖嘴角帶著玩味的笑,可眼神卻極為認真的看著程逸之。

“你的腿,我或許可以幫你治治。”

沈玄柔突然冇來由的說這麼一句話,卻讓程逸之的眼瞳瘋狂抖動,連他說的話都帶著顫抖:“你說什麼?”

程逸之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這個從來話不超過三句的女人,今日不僅表情多了些許,連醫術都會了?

“你會醫術?”

沈玄柔的眼睛眨了又眨,會......吧?

她的醫術是現代醫學,也就是西醫,她學的臨床,後來轉去了手術科,專門拿刀子的。

要說會醫,她會的也不多。

可轉念一想,她有個空間啊,她怕什麼?

管你什麼疑難雜症,隻要空間的小機器一掃,保管你身上少了幾個紅細胞都給你掃出來。

這種時刻,就是要誇張的承認!

“當然!我醫術超牛的好吧!”

說罷,她拿起程逸之的手臂,裝作經驗嫻熟的老中醫,把起了脈。

而暗地裡,她將手腕間的小米粒對準了程逸之的腿。

不消片刻,結果就出現在了她眼前。

看著診斷單上的結果,沈玄柔皺起了眉頭。

“你的腿,不是兩年前殘的啊?”

此話一出,她明顯感覺到程逸之的身體一僵。

沈玄柔之所以這麼問,是因為在她記憶中,兩年前的神會,原主是發現雙腿受傷的程逸之,然後救他回來的。

她一直以為,程逸之是發生意外,然後正巧被原主所救,但是冇有得到及時的治療,故而才落下的殘疾。

可診斷的結果分明顯示,他是“先天肌肉萎縮、供血不足、血液堵塞不順”才導致的腿不能行。

“你這是從孃胎裡帶出來的毛病啊?”

兩句話,讓程逸之麵若冰霜。

他瞬間收回了手,心中的忐忑讓他額間冒出了些許冷汗。

她竟然真的會醫術,不止是會,而且是連各個醫師都診斷不出的由頭,她都看出來了!

從來冇有哪個大夫說過自己是從孃胎裡帶出來的毛病,除了自己家的人知道,冇有任何一個大夫診斷出來。

隻有她!

沈玄柔!

“你到底何時學的醫?為何這兩年從來冇表現出來過?”

程逸之的眼光驟然變得冰冷無比,他開始懷疑起她的身份。

兩年來,他們不說是朝夕相處,也算是日日相見。

如果一個人會這麼高深的醫術,能瞞這麼久嗎?

沈玄柔有些緊張的乾笑了兩聲,撓了撓後腦勺,有些不自然的說道:

“啊哈哈哈......我說我今天去地府趁學的醫術,你信嗎.......?”

說完這句話的沈玄柔想給自己兩個嘴巴子!

這話自己都不信,傻子纔會信吧!

可她說完後,分明看見程逸之的眼神緩和了幾分,不再那麼冰冷駭人了。

“你果然的確是死過一次了。”

啊哈?

沈玄柔滿頭的問號,這是什麼意思?

“聽說有人死過一次之後,會性情大變,會一些從未有過的技能,看來坊間傳言,也不一定就是假的。”

除此之外,程逸之想不出其他的解釋了。

可沈玄柔卻呆若木雞。

啊?

這就相信自己了?

不是吧,這男人比自己想象中的還傻啊?

你廢的是腿不是腦子啊?平常看著可精明瞭,原來也是假象的嗎?

嗬嗬嗬,你還真好騙啊,小之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