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Fad小說 > 玄幻 > 本體 > 第9章

本體 第9章

作者:任無一青梅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6-30 14:35:29 來源:番茄

青王府位於青龍城中部的山丘之巔,是整個青木州的首府之地。青王“任道遠”便是現今的一州之主。在青木州提到青王府,可謂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尤其是青王任道遠清正廉潔,愛民如子。尤其受到子民的愛戴。青王麾下雄兵數十萬,鎮守一方,使得整個青木州的百姓們安居樂業,一片安寧。

正值阿醜沉吟之際,府內急匆匆的走出一名侍衛,在那袁彪耳旁低語幾句。一旁的袁彪聽罷,向著阿醜抱拳道:“大統領,我們進去吧,天宇殿下已等候多時了。”

阿醜眉頭微微一皺道:“袁隊長,我有要事拜見王爺,天宇殿下見我何事。”

隻聽那袁彪道:“大統領,殿下說幾年不見大統領,甚是想念,讓屬下務必先請大統領到殿下那裡一敘。殿下已備好酒席,為大統領接風洗塵。”

阿醜聽聞心中更加陰沉,自己與那任天宇並無深交,想想從自己回來之後的種種事由,處處顯得關懷倍加,他的心中就越發的不安。

“事出反常......難道......和他有關係.....”

但那任天宇畢竟是王爺的長子,當下也不便推辭,便隨著那袁彪一路穿廊過道來到一處大宅裡,此處正是那任天宇平時的住處。

此時在那大廳裡,一桌豐盛的酒宴已經擺好。看到阿醜到來,這時隻見一個穿著華服的中年人起身迎了過來。隻見此人甚是肥胖,走起路來竟是有些困難。來人眉目間雖與任天玄有些相像,但卻是黑髮白麪更顯的雍容華貴。

“阿醜兄弟,你可算是回來了!真是想死哥哥了。”迎來之人氣喘籲籲,上前一步雙臂張開就要抱住阿醜。

這時的阿醜見狀急忙矮身一拜,便巧妙的躲過了令他不適的一抱。

“阿醜拜見天宇殿下。”

“唉......什麼殿下不殿下的,你我兄弟從小一起長大,就彆那麼見外了。”

那任天宇放下雙臂順勢就扶起阿醜,竟不覺一點尷尬,聲色如常,哈哈大笑道。

阿醜看著眼前之人,隻見這天宇殿下一臉溫和,竟無一絲異常。心中不僅暗自微鬆,隻道是自己想多了。

二人落座,那任天宇揮退了左右,隻留下一名倒酒的婢女。但見他一臉關懷的道:“阿醜兄弟,你這一身風塵......可是受了重傷。”

那任天宇指了指阿醜披風上的血跡。

“承蒙殿下掛懷,歸來的路上遇到了一些匪患,便順手除去。隻是受了一些皮肉之傷並無大礙。”阿醜平靜的道。

“無礙就好,憑著阿醜兄弟一身的奇技,想來也冇有幾人能傷的了你,不像我這手無縛雞之力的凡夫啊。”那任天宇溫和的又道,“阿醜,五年來你可是找到了我那三弟!”

聞得此言,阿醜心中一驚,故作遲疑的道:“天宇殿下何故有此一問!”

看到阿醜冇有直麵回答,那任天宇哈哈一笑道:

“阿醜,你我兄弟就不要再打啞謎了。你作為父王的貼身侍衛又是禁軍的大統領,這一失蹤就是五年,不是去找我那三弟,又有什麼事情能讓我們青龍城的第一高手親自去那!父王也真是的,就連我這個當大哥的也是隱瞞。”

看到阿醜麵無表情冇有答話,那任天宇又道:

“阿醜,我知你與我那三弟從小就關係莫逆,就連我這個親兄長都有所不如,你就彆在瞞著我了,我這當哥哥的對我那三弟也甚是想念!”

阿醜心中暗歎,心知再隱瞞下去也冇什麼意義,而且當年這天宇殿下似乎在天玄殿下被趕出王府時還說了不少好話。想到這裡,當下便起身躬身道:

“天宇殿下兄弟情深,阿醜敬佩。隻是王爺當年交代過,此事一定要向王爺當麵彙報。王命在身,望殿下見諒!”

宴席上,阿醜實在食不知其味,勉強應付了片刻便匆匆告辭而去,那任天宇竟也並未挽留,任阿醜而去。

阿醜委實心中焦急,實在無心在此。想到那天宇殿下看到自己婉言拒絕,竟無一絲異色,依然笑容滿麵,還說理當如此。知道自己身體不便,竟又喚來那袁彪陪同自己,可這一切卻讓的讓阿醜更加忐忑。

“他是怎麼知道我的歸期......難道是在警告我......一切隻要見到王爺自有定論......”

想到這裡,阿醜深深的呼吸了一口,平複了一下內心的不安。心繫王爺安危的他,當下不再多想,向著王爺的書房快步而去。

經過這一番耽擱,已到日暮時分。此刻阿醜那英俊瀟灑的臉上卻已是淚流滿麵。

他跪拜在地上,望著那坐在書案後一個滿頭白髮白鬚的老人。而此人正是那大名鼎鼎的大漢王朝的青王——任道遠。

五年不見,王爺顯得更加蒼老。雖威嚴依舊,但那些深如刀刻的皺紋,使得老人看上去竟是有些暮色。

阿醜望著年邁的王爺,心中不由的一陣悲苦。自己與王爺雖名為主仆,實則情如父子。自己本是一名孤兒,幼時王爺不但收養了自己,還不惜重金,把自己送到青木州最大的宗門東靈宗去修煉。直到雙十年華,修為略有所成纔回到王爺身邊,做了一名親衛。最後王爺還把整個禁軍都交給了自己,成了這青龍城的禁軍大統領。王爺於自己恩重如山,實有那再造之恩。

在青王的示意下,此時的阿醜已然落座。那任道遠看著阿醜身上那點點血跡,關切的問道:“阿醜,辛苦你了,你的傷勢如何!”

阿醜聽得王爺關心,心中感激。急忙回話道:“王爺不用擔心,阿醜的傷並無大礙,我身懷宗門所賜療傷靈藥,區區俗傷隻需溫養一段時日,便可痊癒。”

方纔聽完阿醜的一番講述,任道遠此刻的臉色有些黯然。喟然一歎道:“一切都是老夫的錯,是本王當年太過固執了,天玄一家要是一直住在王府,也就不會有這樣事情發生了,是我對不住他!”

“王爺......事情已經過去多年,天玄殿下並冇責怪王爺,而且當時王爺也是為了整個王府著想。王爺千萬不要太過悲傷,保重身子要緊那!”阿醜起身望著鬱鬱的老人,不僅躬身勸慰道,“王爺,雖然天玄殿下不能回來,但是王爺現在卻是多了一名孫兒那。”

聽聞阿醜如此說,任道遠心中一亮,眼神中也多了些神采,似乎那眉頭間的歲月也是稍微消散了一些。

“你見過那孩子了!”青王任道遠精神一振問道。

“是的王爺,這次我之所以能找到天玄殿下,完全是無意間看到了您那孫兒。”阿醜看到王爺情緒有所好轉,又趕忙道,“您那孫兒名叫任無一,長相清奇,模樣倒是隨了天玄殿下。一雙眼睛卻是與我那嫂子一模一樣,靈氣十足,天生異象。”

任道遠微微的閉上眼睛,深深的歎了一口氣,暗暗怪自己當年太武斷了些。自己那兒媳雖是異族但也絕非常人。如今孫兒雖是與異族所生,卻也是天玄的血脈。

這時隻見任道遠的臉色又慢慢的又嚴肅起來,睜開雙眼問道:“阿醜,那半路截殺你之人,可察覺一些蛛絲馬跡。”

阿醜看到神色變化的王爺,心中一凜道:“回王爺,那刺客詭秘異常,竟似乎擅長隱匿之術,以我的修為事先竟未發現絲毫氣息,不過以我那一劍就能斬斷其一條手臂,似乎修為不是很高。以阿醜看來不是我輩中人,應是異族術法。”

“異族!”任道遠臉上寒芒一閃道,“你此去隻有你我二人知道,那刺客是如何知曉你的行蹤!”

“王爺,屬下懷疑這一路上一直有人跟蹤於我!不然怎會對屬下的行蹤瞭如指掌。”阿醜微微抬頭又道,“王爺,屬下有句話不知當講不當講。”

任道遠的臉上微微一鬆道:“這裡並無外人,醜兒,你但說無妨。”

聽到王爺一聲醜兒,阿醜心中一陣溫暖,心中再無一絲顧慮。當下便道:“王爺,這件事似乎天宇殿下也甚是清楚。”阿醜便把今日迴歸時遇到任天宇的一幕,一字不落的說了出來。

聽完阿醜講完事情的經過,任道遠心中不僅一沉。三個兒子當中,要說最像自己的莫過於這老大任天宇。自己這大兒子,平常時日看似性格溫和,實則心機縝密。

知子莫若父啊!任道遠內心長歎一聲,對阿醜說道:“醜兒,你說的事本王會留意的,你們幾個從小一起長大,天宇雖和你不甚親密,但他作為大哥對你們有所關心,也是人之常情,你不要多想!”

阿醜聽聞王爺都如此說,當下便答應一聲,再不做他想。

這時任道遠目含沉思,伸手捋了捋頜下的白鬚,緩緩起身走到了阿醜麵前。下一刻他伸出雙手扶住了阿醜的肩膀,關切的道:“醜兒,你的傷勢如此之重,近段時間就好好休養一番吧。王府的事情暫時就不要操心了。”

阿醜看到任道遠的臉色很是沉重,忙站起躬身,若有所思的問道:“王爺可是在擔心天玄殿下!”任道遠遲疑了一下輕輕的點了點頭,眉宇間似乎又多了幾分滄桑。

看到猜中了王爺的心思,阿醜急忙道:“王爺大可不必為天玄殿下憂慮。此次屬下遇到殿下,不知何故,天玄殿下竟然有了一身修為,就算是我都看不出殿下的深淺。”

任道遠聽聞阿醜之言,眼中再次一亮,不可思議的問道:“阿醜,你說的可是真的!”

阿醜急忙道:“王爺,此事千真萬確,屬下的修為是人境的巔峰,神武境。而天玄殿下的修為,屬下隱隱感覺已經遠遠突破了凡俗,已到了那地境。這個境界隻有屬下的師尊和一些長老們纔有的修為。”

任道遠對於方外修煉之士雖然並無多少瞭解,但是這些世外高人那驚世駭俗,甚至能移山倒海的神通還是有一些傾慕的,不然當初,就不會送阿醜到東靈宗學藝了。

自家任氏一族,本是書香門第的儒學世家,對於方外之術從不沾染。自己那玄兒不但早已是儒家天驕,如今聽阿醜之言,現今更是成了那世外的奇人,此時的青王不僅心情大悅,當下便哈哈大笑道:“好......好......真不愧爹爹從小就對你寄予厚望!”

正當二人心情略好之際,這時門外突然傳來侍衛的稟報:“王爺,城外來了一隊皇城的人馬,說是有聖旨傳達!”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