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Fad小說 > 玄幻 > 本體 > 第10章

本體 第10章

作者:任無一青梅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6-30 14:35:29 來源:番茄

自從無一得到父親傳授的“人初經”後,小小年紀的他平日裡就顯得更加忙碌。當村裡那些同齡人在嬉戲玩耍時,他卻是在打坐修煉。

在無一這個年歲,本應是童趣貪玩的。但每每想起青梅那黑幽幽的雙眼......以及父親口中的“天兒”,還有那從未謀麵陌生的母親,無一就暗自的神傷。

有時無一有一種莫名其妙的害怕,就連他自己也不知道在害怕什麼......一個人時,無一會悄悄的滴落幾滴淚水,他曾無數次幻想著母親的樣子,而現在母親似乎隻是個影子。有時候無一心想,也許他是怕慢慢的會把母親忘記。

而這一切,無一很清楚的知道,現今的這幅身體肯定是什麼也做不了的。現在的他必須努力,將來纔有可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如今的他,每日在黎明前繼續上山和牧羊老人一起修煉,白日裡還是與青梅一起到學堂讀書,而夜晚除了打坐吐納外,就研習那“人初經”。一段時間下來,雖然對那修行之法還是懵懵懂懂,但裡麵的內容卻已是倒背如流。

當初父親讓他和青梅一起修煉,所以他早已誦讀給了青梅。他雖發現青梅從小就有過耳不忘之能,但這麼晦澀的文字,青梅也是聽一遍就全部記住,這讓無一覺得是望塵莫及。

就這樣,在無一的勤奮修煉中,不知不覺又過去了一段時光。可是最近這幾日,無一發現父親與往常不太一樣,父親似乎喜歡外出了些,在也不像從前那樣總是把自己關在屋子裡。如今的父親每天都會出現在自己麵前,似乎話語也多了不少,這一切讓無一感到既詫異又開心。

這一日淩晨,天氣很是寒冷,九泉山被一層厚厚的白雪覆蓋著。此時在那山的向陽處,有一老一少坐在兩塊大石上。

放眼望去,此時隻見二人周圍方圓兩丈內,竟是看不到絲毫白雪。此刻若有那常人在此,定會被眼前的景象所驚呆。隻見此時的二人,身上竟然各自散發出一團白朦朦的霧氣。尤其是那個老人,霧氣中竟然還有絲絲縷縷五彩斑斕的金華。而和老人比起來,那身旁的少年就顯得遜色了許多,那少年的體外,此時隻有若影若現薄薄得一層白霧。

即便如此,此刻老人的心中也是開懷異常。老人心知修真一途其實即易也不易,一切皆是一個“悟”字。如若日後再有些機緣,那便是事半功倍了。

而對於那些常人來說,沉淪俗世,順紅塵而行,追求顛倒夢想,看不到自身那本源之性,即便是苦修一身也是鏡花水月。正所謂“順則凡,逆則仙”那。

那牧羊老人功參造化,打坐的同時一絲靈識掃視著無一。雖然老人早已覺察到無一的悟性應是不同尋常,但讓他欣喜的是,身旁的這個孩子還是超出他的預料。

這時牧羊老人緩緩的吸了一口氣,隻見老人周圍那濃濃的霧氣緩緩縮小,下一刻所有的金華就如萬流歸海一般,順著老人的口鼻及全身毛孔湧入了體內。

行功完畢的牧羊老人,此時緩緩的睜開了雙眼,看向了身旁的無一,但看他呼吸久長均勻,隱約間一絲絲淡淡的氣體,就如涓涓細水,隨著吐納慢慢的浸入他的體內。

不一刻,隻見無一也是緩緩的吸了一口氣,和牧羊老人如出一轍,身體周圍那淡淡的薄霧也隨著他這一吸全部湧入了體內。

無一緩緩的睜開了雙眼,便看到那正在捋著花白鬍須,一臉笑意的牧羊老人。

“羊爺爺!”無一親切的喊了一聲。

“好......好......”此時的老人連道了幾聲好,又說道,“娃子啊,短短幾個月,你就能感應到天地的元氣,並納為己用,已超出老頭子當年不少哇。也不知你那爹看到會是什麼表情。”

老人哈哈一笑又道:“不過那你也不要得意,練氣之法需平心靜氣長久積累,貴在海納百川積少成多,切不可焦躁自滿。”

“無一知道了,一定謹遵羊爺爺教誨!”無一乖巧的答應了一聲。

牧羊老人手捋鬍鬚滿意的點了點頭又道:“娃子,你如今已入得練氣之門,氣海丹田中已有築基之相,是時候多瞭解一些修煉之事了。”

聞此無一雙眼一亮,目不轉睛的望著牧羊老人,心知今日又能多聽一些這天地間的奇事。

牧羊老人目光慈祥,一邊捋著頜下白鬚一邊搖頭晃腦的道:“娃子,當今之世主要有那儒、釋、道三教,另外還有一些五花八門的教派,被稱之為旁門左道。不過你要知道,旁門左道也好,邪門歪道也罷,切不可小看。區彆之處隻是修煉的方法不同,最終還是萬法歸一的。隻不過有些不得其法,最終走火入魔。”

牧羊老人看著一臉懵懂的無一,又說道:“先不說其它,就說爺爺傳授給你的便是道家之法。”

“道家......”無一新奇的低語道。

牧羊老人接著又道:“我道家修的乃是天道,便是那世人所說的成仙之路。”

“成仙!羊爺爺......是說......您教給我的吐納之術是......是可以修煉成神仙的......”聞聽此言,無一是目瞪口呆,驚愕的就連說話都有些結巴了。

“嗬嗬......我道家中人,一生苦修隻為脫離凡胎,成就無上大道,逍遙於方圓之外。”

說罷牧羊老人微微一頓,神色間竟是有些悵然,輕輕感歎道:

“說起來雖容易,可真正的成就大道是何其難那。自古以來也就是那麼幾位而已!絕大多數人窮儘一生也就如那鏡花水月一般。你這無知小子可彆高興的太早了,你現今的這點道行,連滄海一粟都不是,還差的很遠很遠那!”

無一聽得不僅暗暗咂舌,訕訕的撓了撓頭,竟有些垂頭喪氣的說道:“羊爺爺,原來這麼難啊!”

“你小子以為那,要是那麼容易這世間豈不到處都是神仙了!”牧羊老人忽然吹著鬍子道。

看著無一有些不知所措的樣子,牧羊老人收斂了玩味之態又道:

“說的有些遠了,不過你小子也不要妄自菲薄,一切皆是緣法,就看你的造化了。凡事那都需一步一步去做,切不可想那一步登天之事。”

此刻的無一乖巧的點了點頭。接著又聽的牧羊老人說道:“幾個月下來,你小子也算勉強到那靈相境了,還算不錯。”

“靈相境!羊爺爺,什麼是靈相境......”無一疑惑的道。

聽得無一發問,牧羊老人繼續說道:“所謂靈相境便是能夠感知這天地間的元氣,並能加以吸收,與自身的先天之氣相結合,形成那混元一炁。這混元一炁便是那虛靈不昧的大道本源之真靈。所以我輩中人,也是修真之人。”

無一聽著牧羊老人說完,這時不僅想到了父親傳給自己的“人初經”。裡麵也提到過一些修煉境界的劃分,和羊爺爺說的有所不同,便問道:“羊爺爺,我聽說世間練武之人有那‘靈武境’,和您說的‘靈相境’有何不同啊!”

聽著無一的問話,牧羊老人眼中流露出了一絲深意,伸手捋了捋白鬚道:“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一切都隻是個虛名。這世間那普通的武夫被稱為‘凡武境’如此在上一層修出內家真氣,便是你所說的‘靈武境’了。而在我道家看那凡夫便是稱之為‘色相境’如你現今這般也可稱之為‘靈武境’雖叫法不同,但萬法歸一,殊途同歸。”

聽得牧羊老人耐心的講解,無一不僅對這世間的修煉之法更加明瞭。

接下來牧羊老人又說了很多關於修煉之事。說他這個靈相境隻是剛剛踏入門檻,甚至連初期也都算不上,還需持之以恒的修煉。若是日後能達到真正的初期,便可習練一些小小的術法。

假以時日若是能達到靈相中期、靈相後期乃至靈相大圓滿,使自己那混元一炁的真靈凝實成團,就可達到那神仙般的“丹相境”。

無一聽得是如癡如醉,此刻正想著日後的自己成了神仙的樣子。

這時忽聽牧羊老人又說道:“娃子,天色不早了,你還的上學堂,今天就到此為止吧。”

“是,羊爺爺,無一這就回去了。”收斂了心神,無一向著老人鞠躬一拜,蹦蹦跳跳的向著山下而去。

望著少年逐漸遠去的背影,牧羊老人一臉慈愛之色,他捋著白鬚心中暗道:“孩子,修真一途千辛萬苦,曆千百劫,你又能走多遠那,爺爺很是期待那。”

就在這時,那牧羊老人忽然開口自言自語的道:“都來一個多時辰了,還不出來,以為老頭子是瞎子不成。”

牧羊老人話音剛落,奇怪的一幕出現。隻見方纔還冇有任何異樣的半空,這時突然開始微微波動,出現了一圈圈猶如漣漪般的波紋。緊接著這些波紋向著四周緩慢的擴散,一個身穿灰衣的身影憑空出現。來人輕輕的落向地麵,向著老人躬身一拜道:“任天玄見過前輩!”

無一回到家中,如平常一樣,青梅早已備好了一盆清水。洗過了臉,兩人一起用過早飯,帶了一些午時的吃食便去了學堂。

不同的是,今日早上父親並冇出來和二人一起用餐。兩人雖覺奇怪,隻當是父親又在房間裡忙碌事情,兩人也不便去詢問。

日暮時分,二人讀書歸來。張媽早已備好了晚飯,可令二人疑惑的是,父親還是冇有出現。詢問了張媽,張媽說今日一天都冇看到父親。此刻的無一不僅有些擔心起來,若在平常,父親即便在忙碌,一日當中也會出來吃一頓飯的。

心中對父親的擔憂讓無一在也不顧其它,即便是父親怪罪也要到父親的房間探視一番。

來到父親房外,無一鼓起勇氣就敲響了父親的房門,嘴裡一邊輕輕的喊著:“爹爹吃飯了......爹爹......”可惜房裡卻無任何的迴應。

一種不好的預感頓時在無一心中升起,此刻的他莫名其妙的感覺很不舒服,甚至有些喘不過氣來。他轉頭望了一眼那已來到身邊的青梅,再也不做他想,兩手一伸直接推門而入。

無一的呼吸有些急促,此刻的青梅好似也預料到什麼,小手用力緊緊的握著一隻正在顫抖的手。

房間裡空無一人,映入無一眼簾的隻是一排排擺放整齊的竹簡和書籍,另外還有一個床榻和一張讀書用的案幾。二人平時很少來父親的房間,對房間內並不熟悉,此時的青梅站在原地並冇有動。

望著空蕩蕩的屋裡,此時無一的心好似也空了。他的眼前浮現出父親的身影,彷彿就坐在那書案旁讀書。

好似發現了什麼,無一突然掙脫青梅緊握的手,快步向前走去。書案上放著一封信,上麵還壓著一個黑色圓筒狀像指環一樣的東西。

此時的他,心中已是一片空白,不顧其他,伸手便拿起信來,隻見上麵寫著幾個字:“留給我兒無一。”

這短短的幾個字,使得無一臉色蒼白,竟無一絲血色。他那顫抖的雙手呆滯而笨拙,就如同是牽線的木偶一般,他勉強的打開了信。

“無一我兒,見字如麵。為父要去做一些事情,原諒為父的不告而彆。為父知道,你一直是個懂事的孩子,是為父對不住你。書架的‘三字經’裡有些銀票,應該夠你和妹妹用上幾年。彆了我的兒!勿念!”

信上有一些水漬,那應是爹爹的淚痕,隻字片言卻如晴天霹靂般劈在了他的心上。

“爹爹......彆丟下無一!”此刻的他突然放聲嚎啕大哭,向著屋外奔去 。

是的,他很懂事,為了討爹爹歡喜,他從小就學會了做個乖孩子,從來不會淘氣的大哭。即便是在外麵受到同齡人的嘲笑受到了委屈,也是懂事的忍著,從來都不會告訴父親。

此時此景的他在也不顧這許多,一邊哭喊著一邊向著村外狂奔而去,他要去追趕父親,讓父親帶他一起走。

“爹爹......等等我......等等我........”

不知是蒼天憐憫的悲泣還是對這人世間的嘲弄,此時隨著一陣寒風吹來,那猶如鵝毛般的大雪竟是簌簌而下。

那雪花落在了無一的身上、頭髮上、睫毛上。他呆呆的站在村外的一座山崗上,他已分不清流淌在臉上的究竟是眼淚還是那融化了的雪。他隻知道,流到嘴裡的都是那麼苦澀。

與此同時,遠處一個手握竹竿的少女也在大雪中艱難的行走著。身上的雪花早已被汗水融化,一襲青衫緊緊的裹著她,那玲瓏曼妙的軀體上沾滿了泥巴,她已不知自己摔了多少次。

大雪不停地下著,那雪落在了少女及腰的長髮和長長的睫毛上。臉上有一些水珠,一雙深邃而幽幽的眼睛卻是充滿了堅毅。她已然忘卻擦掉臉上的淚,也許是傷了的雪。憑著她敏銳的感知,也或許是冥冥中的一絲聯絡,她知道哥哥就在那不遠處。

“爹爹......你也不要孩兒了嗎......”無一渾渾噩噩的呢喃著,“娘......你究竟是誰......你在哪兒......”

無一呼喊著一個已在心裡叫了千萬次的稱呼,本應很熟悉的,此時卻顯得那麼的生澀。

他抬起頭,仰望著蒼穹上那無儘的白芒,那雪花從虛無中冉冉而來,如夢如幻。

他的眼前浮現出一個男人的身影,那是爹爹。爹爹的身旁還站著一個模糊的女子,在對著他輕輕招手。她的身影很是美麗,就如同是天上的仙女。

臉上的冰涼讓他打了一個寒噤,方纔看到的一切已不複存在。眼前還是那鵝毛般的大雪,在隨著寒風飄飄灑灑,似乎根本不在乎,那蒼穹下望著他們的少年。此時一股抑製不住的憤慨莫名升起,剛滿十歲的少年發出了有生以來第一次咆哮,他對著那蒼穹怒吼道:“為什麼......”

這時一個柔軟的嬌軀撲了過來,她丟下竹杖,緊緊的把無一摟在懷裡。

“哥,彆怕,你還有青梅......”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